昨天在游泳池,「妳今天不是要跟他去看電影?」因為杜教練一句問話開始哭。

這兩天都是這樣哭著,黃教練問我說,「你怎麼沒去約會?」,我指著我紅腫的雙眼,「我失戀了,你看~眼睛哭的腫腫的。」

我就只講了這句話,然後,黃教練就開始跟我講他過去的風流史,大概的意思是說,我太在意了,如果敢玩,玩開了,就會覺得其實沒什麼,該來的會來,到時候我躲都躲不掉。

要回家的時候,他叫我把手伸出來,打了我一下,「下次要在傻傻的時候,就看看自己的手,想著:啊~被打了,不能在笨下去。」

等我想開了,遊戲就開始了。

更多相關文章:

2 thoughts on “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