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

今天請了假,要到台大做更深入的檢查,就像是一層層的關卡,好沉重,等檢查結果好沉重。

我不想跟醫生說破,說不定還有另外的原因,可以檢查出來,所以我等…..想看醫生的下一步….很有趣。

前幾天小龜跑來找我,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叫我把手伸出來給他,他要看我的手挽好不好,左手看完,看右手。

「你不要講話,不要講我會哭的話,我現在一哭就沒有辦法停止,所以你不要跟我說話。」這好像是我跟他說的第一句話,下一句是,「我沒事,死不了的。」

糟,真的好糟,第一次生理期只來三天….整個人生都亂了

回到家,又收到小龜訊息,「我回來晚了。」

幹~我又差點掉下男兒淚….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