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院紀錄|我得敗血症住院了,敗血症治療26天詳細紀錄

歡迎加入小布少爺Line@FB粉絲團FB社團

敗血症
2018年三月底,我得了敗血症住院了。(生日就在醫院買個小蛋糕)

事後,陸陸續續有親友有類似的症狀來詢問,我想著就把這次的病史與就醫過程分享給出來,讓大家瞭解一下敗血症與發病過程。
敗血症在感染科好像是很常見的病症,而且死亡率非常高,我身邊有幾位親友就是感冒發燒住院,或是本身有疾病又感染敗血症離開的。
這邊講到一個重點,也是我這次感染敗血症後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那些離開的人其實不是感冒,而是得了敗血症。

沒錯,敗血症一開始的症狀就跟感冒很像,像到一個我跑了兩次診所看吃感冒藥的程度。

敗血症簡單來說,是一種細菌感染引起的全身性發炎反應。
細菌進入血液後壯大他的家族,產生的毒素循環到身體各部位,造成全身性的發炎,就是敗血症。

敗血症也有很多分別,像是局部性敗血症、全身性敗血症、休克型敗血症…
我的話應該是全身性敗血症,一開始是腳痛到不能走,住院時已經是連手都痛,量血壓好像手臂要被捏爆那樣疼痛。(我自己猜的,因為醫生什麼都沒有說。)

我初期會誤認為是感冒是因為我大致上的症狀就是:昏睡、發燒、畏寒、肌肉疼痛偶爾有一兩次的心跳加速,但當時不以為意。

可是仔細想想敗血症跟感冒還是有差別的,在被我誤認為感冒時期的敗血症初期,我並沒有上呼吸道症狀,像咳嗽、流鼻水、鼻塞、喉嚨痛...等症狀。

當時敗血症的治療,有懷疑我是幾個可能性的感染,於是針對症狀投藥治療(抗生素), 其實醫生在治療過程都沒有告知我是敗血症,每天問病情院方都只說查不出原因。
事實上也沒錯,敗血症通常查不出原因。直到病情穩定後出院單上寫敗血症,我才知道自己是得了敗血症。
龔少當天也沒有跟我說是敗血症,事後幾天才跟我說的。
(((我真心覺得不要這樣,林北有很多事情要交代,好嗎?

雖然打了抗生素已經消滅病毒,但是生病期間的毒素還是留在身體裡面,這是比較難排除的,體內毒素要花時間代謝掉,更嚴重的人可能還要有後續治療,我算是滿幸運的,除了體力差跟容易疲累之外,好像也沒有其他症狀。
大致上我只能跟大家分享病發到就醫的過程,關於敗血症這方面的醫學資料大家可以自行估狗查詢。


我以為我感冒了

事情要從3月24日那週我去露營開始說。

3月24日(六)
當天跟朋友約兩天一夜的露營,住的是水管屋。
抵達營地沒多久,我就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感冒了,跟龔少講了之後馬上吃了日本的感冒藥,去屋子裡面睡了一覺起來就好很多。


3月26日(一)
傍晚又感覺不是很舒服,也是快要感冒的感覺。
忙著忙著到了帶孩子睡覺的時間,也忘了吃包感冒藥。


3月27日(二)
由於早上要去東區用頭髮,想到昨天覺得不舒服但沒有吃感冒藥,所以我備了兩包感冒藥在身上。

在美髮的過程中,我不斷感覺病症在加重中,感到寒冷、痠痛,還有點發燒的樣子,所以吃了感冒藥。
到了晚上回家,其實之前已經吃了兩包感冒藥,吃了感冒藥當時會感覺好一點,可是過沒多久又開始不舒服,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,龔少決定帶我去診所看醫生。
剛好,那波流感症狀是高燒、但精神很好,也沒有太多上呼吸道的症狀,所以我也不以為意。

醫生說:你發燒到快40度了。
龔少說:哇~那你精神怎麼還那麼好?
我說:這波流感都這樣啊!40度依然是一條活龍~


3月28-30日
這三天除了高燒之外,還出現了全身痠痛的症狀,而且超痛的,痛到幾次爬不起床的程度。
感覺越來越像感冒,但肌肉疼痛感有點過於劇烈,中間又看了一次醫生,而且還驗了流感,檢驗後沒有流感症狀,但醫生說流感快篩約只有85%左右的機率,所以還是幫我備了克流感,說要我看情況吃。


3月31日
由於症狀越來越嚴重,我決定吃克流感。
這時我已經躺在家裡面快要五天了,全身酸痛到不行,動一下就痛,體溫一直很高,沒辦法久坐跟久站, 這幾天我就是吃退燒跟止痛劑撐過來的,吃到最後止痛劑藥效時間已經縮短,痛到半夜醒來,但還是要忍到下一次吃藥時間才能夠舒緩疼痛。
然後我發現我膝蓋痛到已經腫起來了,因為兩隻腳太痛了,起床都是用手去撐著的,所以現在連雙手也扭傷了

嘎吱窩小姐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房間看我,然後幫我換冰枕。
姐姐也是每天自己乖乖整理餐袋,準備點心。
最辛苦的就是龔少了,藥效還在我還醒著的話,我還可以煮飯,處理團購事情,回答大家的問題。
但大部分的時間,全部都是他一手包辦家事。


第一次掛急診
4月1日
當天晚上就覺得自己愈來越不對,請媽媽過來幫忙顧小孩後,我就去大醫院掛急診了。
到醫院的時候好像是晚上九點十點的,抵達急診門口我下車自己走進去,龔少去停車。
不料急診真是超多人,連掛號都要排隊,我根本就快要站不住,後來志工看我的情況過來詢問我是否要輪椅,我才在輪椅上排隊等掛號。
因為體溫很高,即使在輪椅上還是痛到不行,我被安排到發燒區去抽血檢驗,還打了一針消炎退燒針。
聽到要打消炎退燒,我心都涼了~因為消炎針超級痛~~~

記得當晚等抽血報告等滿久的,以為等到抽血報告了,卻是叫我去做驗尿和胸部X光。
我當時就跟龔少說:我腫了,一定出問題了,不然不會再加做這兩樣。

結果當天急診醫生驗血發現血液感染,但僅發了退燒藥給我,也沒有給止痛劑,叫我去掛下星期的感染科門診。
讓個處理方式真的讓我整個滿頭問號?
因為當時我是沒辦法自己站,坐著輪椅問診的,再加上我照X光都站不太住,上洗手間都困難,你只給我退燒藥,要我掛「三天後」的感染科門診?!
要我撐到三天後,你好歹也給我止痛藥吧?!

我問說:藥裡面只有退燒藥,沒有止痛劑嗎?
醫生說:止痛劑傷身體….

那時,我真的相信社會新聞上有病人家屬打急診醫生是真的。
不過我告訴自己,我表弟也是醫生,也待過急診,醫者父母心,我要體諒~我要有同理心…..
我要忍耐。


第二次掛急診
4月2日
早上痛到在洗手間走不出來大哭,龔少又帶我衝了一次急診,這時台中娘家爸爸覺得情況有點嚴重,已經準備北上幫忙顧小孩了。

早班的急診醫生重新檢查一次,懷疑我可能在戶外活動蚊蟲咬到,因為我前兩周的六日都有出去山上玩,或許是得了恙蟲病、萊姆病、登革熱…等等症狀。
於是當天安排我重新抽血檢驗,也再次驗了流感,總共就抽了10管血,還送檢驗局通報防治所之類的。

我覺得在急診打針吊點滴也是折磨,因為我要抽血又打點滴的,急診護士就要幫我用點滴針,第一針下去前前後後搓了半天真的很痛,還跟我說要換手,換手後又打在骨頭上血管,我真的超無奈,兩隻手那麼多血管,又不是全部都打過了,怎麼會打在骨頭上個那個呢?

因為高燒不斷的關係,我並沒有留在急診走道,我是被安排到發燒隔離室的,那邊的環境會比忙碌的急診室好很多,感覺就像是超大間的健保房。
洗手間離我床位算近,但也有段距離, 每次上洗手間都是折磨,還記的我第一次在急診上洗手間,剛下床我就因為痛到站不起來,龔少要扶我結果更痛,我整個哭喊叫他快點把我放下來,跌在地上痛哭,護士推了一張輪椅來給我,讓我之後上洗手間方便一些。

急診醫生來看診,說恙蟲病、萊姆病、登革熱…都是同一種抗生素,所以現在幫我打抗生素。
由於我的通報症狀有登革熱,所以按規定我必須要進負壓隔離室,進隔離室等於就是進了一個單人套房,進去後我們夫妻倆可開心了,因為急診不能洗澡,洗手間也有段距離 。
當場龔少馬上回家打包住院行李,拿到盥洗用品後,我也趁機在隔離室的衛浴洗澡,洗完澡後稍微睡了一下,接到疾病管制局的電話關切,簡單的問一下最近的活動範圍,有沒有印象被蚊子咬到,還告知我說因為是登革熱,所以報告很快就會出來了。
沒多久另外一個醫生就來說已經排除登革熱,看我有沒有要出院回家,所以我又被推回發燒觀察室。

(到這邊我真的很不解,到底是要怎樣才能留院?從昨天坐輪椅就被退貨,到現在躺著連坐輪椅都困難了,還要我考慮回家@@?)

急診醫生來看診,說我已經排除登革熱,抗生素也可以回家吃口服藥,但我已經跑兩次急診了,要不要排病房住院呢?
我當時真的心裡想:當然啊~我不能正常走路之前,我是不會出院的。
馬上請醫生安排住院手續,然後等待病房。

當天晚上我們就在急診室等病房,因為我已經打了一下午的抗生素,在藥效期間我沒那麼痛,我可以自己推輪椅去上洗手間, 所以我叫龔少回去公司打地舖睡, 明天早上在過來,總比在醫院椅子上睡好。

後來被移床會到離洗手間有段距離的地方,自己下床想要坐輪椅過去,痛到哇哇叫~護士來關心我幫我坐上輪椅,還問我說:老公呢?
我說:讓他回公司睡一覺,這邊沒有地方睡,明天還要辛苦照顧我。

這段期間還有女病人看到我去上洗手間,不止幫我開門,還幫我擦了馬桶蓋,好窩心、超級感謝她的,因為龔少是男生,不好意思讓他進女生廁所,所以一直是我自己一路哀叫走進洗手間處理這些事情,這個女病人幫我擦了馬桶蓋,等於是減少了我站立的時間,也減少了我疼痛的時間。


終於等到病房
4月3日
早上五六點的時候我就痛醒了,可是吃藥時間還沒有到,於是忍到吃藥時間趕快打電話給龔少問我的藥在哪邊,但真的已經開始痛,我也沒心思去找藥了,哭著要龔少快點來陪我。
真的是第一次感到這麼脆弱,就因為不明原因的疼痛,心裡感覺非常無助。

在急診等了一天一夜,今天終於有機會在晚上進病房,不過一整天的時間都還是要繼續去各科檢查,照腹部超音波時機器在身上移動特別有感覺,好像是在黑青的地方按壓一樣的痛感。

急診這兩天公公跟阿姨有來看過兩次,聽到有病房可以休息,但覺得查不出原因很擔心。
婆婆在國外也是一直聯絡龔少,沒有病因的病症真的會讓家人很擔心啊!
爸爸媽媽更是在家裡面照顧雙圓,非常辛苦。

晚上轉普通病房時,身上又開始痛了,剛好遇上量血壓。
血壓機一開始加壓時,那種痛的感覺像是我整隻手臂都要被捏炸一樣,就要炸開來了!!!
我痛到大叫踢床,護士趕緊幫我解開手臂上的加壓,當時連護理長都衝進來看怎麼回事~這才決定讓我先吃藥,等不痛了之後再量血壓。


4月4-8日
住院期間每天固定打抗生素和口服抗生素,除了睡覺就是打滋姆茲姆,反正大多時間都是在睡覺休息,龔少也不讓我碰電腦。

每天每天都有比前一天好一些,從坐輪椅到自己推著輪椅走動,情況越來好~比起在急診一直哭的情況,現在的心情也安心不少,這表示抗生素是有起作用的。


4月9日

明天住院滿十天,我終於要出院了!
龔少說我這條小命沒被收走已經是很好的了。

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,由於急診時是六日,又遇到四月連假醫生休息,住院期間只看到醫生兩次,問醫生跟護士都說查不出病因,現在病毒真的太強了!
簡單的說就是,我連續發燒加上全身痛好幾天,最後腳痛到不能走路了,到醫院掛急診,醫生抽了我十管血後發現我一些數據在標準值外,就直接留院察看。

預計明天應該可以出院,娘家爸爸今天已經回台中,龔少晚上回去顧小孩,我一個人在醫院等明天早上通知退房。


4月10日
早上抽血檢驗後,醫生說我可以出院用口服抗生素就好,開了幾天的抗生素跟維他命,還有預約下星期的回診再驗血一次看看,並且提醒我最近出門都要戴口罩。
中午龔少帶我去吃飯,吃完飯後就又感到累了,回家休息。


出院單上病因寫敗血症
4月19日
前幾天龔少才跟我說我出院單上病因寫敗血症,他去幫我辦出院時有看到。
我真是嚇一跳啊!即使我沒有醫療常識,也從身邊的人經驗上學到敗血症致死率很高的,當場覺得我要是活在古代真的小命不保。還好我活在醫療發達的現代

上星期依然是在醫院與家中來回,本來回診後已經覺得情況很不錯,突然覺得體溫身高加上四肢發軟,馬上又去敲主治醫生的門診要求加號看診,抽了兩管血後醫生表示數據持續下降,叫我不用擔心,這是恢復的過程。
((後來我才發現,原來我抗生素吃錯!!!每餐都少吃一顆~~

本來已經要結束療程了,但因為這情況又加了幾天的藥。
我就當是細菌要被滅了不甘心,想要絕地大反攻,沒想到我還有一餐的抗生素,直接滅了他的士氣,隔天還找醫生加開藥打算滅他個全軍覆沒!

醫生說檢查過後也排除了恙蟲病、萊姆病,當天也告知我政府單位需要我抽血送檢驗,雖然不知道是要檢驗啥,反正就是驗吧~
這陣子抽了至少近20管血,也不差這一管了。

因為龔少沒有買到天龍人的防護衣給我,現在出門都要戴口罩,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危險啊!


之後的身體保養

出院後至今,大部分都是吃一些營養品,像是益生菌、維他命C和D,我媽跟我爸也常常燉雞湯、補湯之類的。
總之就是多休息、喝水、適時的運動,加速排毒、新陳代謝,好好調養身體囉~

開頭有說,至今我還是很累,像是前陣子去北海道回來就又昏睡了兩週,應該是因為身體還沒有復原,還需要多一點時間吧!


歡迎加入小布少爺LineFB粉絲團FB社團

| 回首頁 | 文章分類 |

▼▼將文章分享給更多人知道,是對我們最好的鼓勵與支持,謝謝。▼▼


更多相關文章:

發表迴響